?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原标题:“逃离”首尔!房价高物价高,20万韩国年轻人用脚投票 来源:红星新闻

“千禧一代”一般指出生在1982年到2000年的年轻人。这一代人可以算是职场上最为活跃的中流砥柱和新鲜血液,也是一个城市推动发展的新生代力量,关系到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发展实力。

相关阅读: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

首尔"超大城市"地位难保:房价太高 人口要跌破千万

然而,随着大城市物价和房价的不断攀升,全球范围内都在出现“千禧一代”逃离大城市的现象。据报道,在韩国,一共有20万30多岁的年轻人正在逃离首尔。而美国最富裕的加州,一半以上的当地居民也正在考虑离开那里,到其他小城市生活。

去年4万多名年轻人“逃离”首尔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从去年10月开始,在首尔市江南区一家大型企业上班的权海英(音,37岁)终于选择放弃了在首尔的生活。他把自己在首尔市龙山区一个约66平米的公寓卖掉之后,搬到了京畿道龙仁市水枝区的一个新修公寓里。

权海英对这套112平米的新房子感到很满意,他说:“因为要养孩子,房子肯定是越大越好。而且,这里的空气质量比首尔要好很多。有很多小餐馆和大饭店,价格也比首尔便宜很多。很适合我们一家在这里居住和生活。”

搬到水枝区对于权海英而言,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上班的交通更加便利。以前,他从龙山的家开车到公司每天都要在路上堵一个多小时。现在他从水枝区走高速的话,只需要半小时就能到公司了。而在韩国,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像权海英一样,正在选择“逃离”首尔。

据《朝鲜日报》报道,虽然每年都许多20多岁的年轻人因求学或就业等原因来到首尔生活,但随着这些年轻人开始组建家庭并抚养孩子,越来越大的城市生活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逃离”首尔,到周边的小城市生活。这样的人群以30岁-39岁这个年龄段最为明显。韩国京畿道去年一共迁入了超过4.9万名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

韩国统计厅之前发布的一份《首都圈地区别类纯移动》的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首尔地区30岁-39岁年轻人的数量为174.123万,2018年为154.282万。即在过去8年里,首尔地区该年龄段人口数量一共减少了近20万之多。该报告还显示,2018年一共有4.2万名年龄在30岁-39岁之间的年轻人选择离开首尔,为过去8年以来的最多。

图片来源:摄图网

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年轻人不堪重负

据《朝鲜日报》报道,迫使这些年轻人逃离首尔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他们想要追求一种休闲的生活状态,而是无力再承担首尔的高昂物价和令人望而生畏的高房价。首尔的物价和房价基本上在全球名列前茅。根据英国调查机构EIU发布的全球133个城市160种商品的物价调查显示,首尔的物价水平排在第7位。

根据NH投资证券的一份名为《国际化主要城市的住宅价格分析比较》报告显示,去年底,首尔的房价收入比(PIR指数)为21.1,比纽约(11.3)、东京(13.1)、伦敦(20.6)都还要高。2017年,首尔的房价收入比为8.8,这意味着一个普通首尔市民家庭需要用9年时间不吃不花才能在首尔买一套房。

首尔大学健康学部研究生院教授崔永泰是人口学方面的专家。在接受《朝鲜日报》采访时,崔永泰教授表示:“生活在首尔的‘千禧一代’不能忍受高物价的负担,容易出现逃离首尔的倾向。他们的逃离只意味着首尔的生活很艰难,一旦房价有所下跌,他们很有可能又会洄游到首尔来。”

“千禧一代”逃离大城市正成为国际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千禧一代”逃离大城市的现象并不仅仅只发生在韩国,而正在成为一种国际趋势。

据报道,2018年美国纽约市25岁-39岁的年轻人减少了3.8万人,是此前三年平均降幅的两倍,也是10年来纽约总人口首次出现下降。与此同时,芝加哥、休斯顿、旧金山、拉斯维加斯等美国主要一些大城市都出现了“千禧一代”人口大幅减少的现象。

就连美国最富裕的加州,也在出现这种情况。据一项最新的民调显示,超过一半的加利福尼亚州居民正在考虑离开该州,高房价是不少人想离开加州的主要理由。该州的财政报告显示,加利福尼亚州有超过1/5的人要将50%的收入用于还房贷或者是交房租,如此沉重的住房压力让年轻人非常痛苦。

房地产数据研究机构CoreLogic在今年9月的一份报告显示,南加州六个县的房价中位数是53.5万美元,与去年同期持平,洛杉矶县的中位数价格小幅上涨至61.9万美元,湾区房价中位数已经涨到了恐怖的81万美元。而美国全国房价中位数为22.68万美元。加州人虽然收入在美国首屈一指,但其年收入中位数也仅有7.18万美元,而且很多“千禧一代”很难能够达到这个中位数水平。

加拿大的多伦多也出现了大量“千禧一代”逃离大城市的现象。根据一项调查显示,2012年-2017年,一共有2万多名“千禧一代”离开了多伦多。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综合编译报道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